当前位置:教育中心>>专家讲堂

陈荣基: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宣导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1年10月23日

陈荣基: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宣导

 
陈荣基




从前的人,大多死于家中,由家人陪伴安详往生。死亡被视为是生死轮
回(rebirth,reincarnation)或正常生命周期(normal cycle of life)的一部份,人们大都能接受此自然死亡(natural death)的事实。近代医学进步,越来越多的人死于医院。
自1960年代以来,心肺复苏术(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CPR)发明,继之以不断发展的高科技医学(high-techmedicine),它虽然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但并没有
提高人临终的生活品质,反而使医疗提供者,尤其是医师,产生了与自然争命
的妄想,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医院中弥留,而临终前,几乎都得经过医院里
急救团队的心脏按摩、气管内管充气、心脏电击以及心内或静脉注射药物等惊
心动魄的心肺复苏循环操作,一直到家属不忍心,要求医师停止,或急救团队
累到无力继续,才肯放弃急救,宣布死亡。或者在极力抢救安上人工呼吸器后,
病人未能苏醒,并且必须一直依赖人工呼吸器以维生;或虽脱离了呼吸器,但
却丧失大脑功能,无法恢复意识,成为植物人状态。

CPR本来是为了挽救急性恶化的病人,如溺水、触电、车祸或急性心肌梗
塞的病人,可能因CPR而救回一命。至于慢性逐渐衰败的病人(如老年失智症、
运动神经元疾病或植物人)或恶疾(如癌症、爱滋病)临终的病人,在呼吸衰竭时,
再将之送入加护病房,并施于CPR,除了延长病人的痛苦及干扰病人的安详往生
(peaceful death)外,实在没有什么医疗的意义,更反而造成医疗成本及社会资源
的浪费。美国加州率先在1976年通过「自然死法案」(Natural death act),推行「生
预嘱」(Living wills),至今几乎已扩展到全美国及加拿大。「生预嘱」或「生前
预嘱」,又称「预立指示」(Advance directives),让我们可以在健康时,或还没
病到没有能力表示意愿时,即以书面表示临终时的抉择,最重要的是接受或拒
绝CPR。

在病人临终时,生活的品质可能优于生命的延长,医师在此时,如能尊重病人意愿,提供协助,让病人有尊严的死(die in dignity)或安详的往生(peaceful
death),其实也符合医学伦理的行善、无伤害及病人自主等三大原则。

随着上述国外生预嘱及自然死观念之影响,及临终关怀安宁疗护之推动,如对末期病人(Terminal patient),临终时再给于CPR,增加病人及家属的痛苦,违反安详往生的理念。

台湾终于在2000年5月23日立法院三读通过「安宁缓和医疗条例」,6月7
日公布(华总一义字第8900135080号令),正式施行。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赋予「末期病人」有拒绝施行心肺复苏术的权力(第七条),未成年人得由其法定代理人签署不施行心肺复苏术(第七条)。末期病人「指罹患严重伤病,经医师诊断认为不可治愈,且有医学上之证据,近期内病程进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第三条)。二十岁以上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之人也可在健康时预立意愿书言明临终时拒绝心肺复苏术,或预立医疗委任代理人,由代理人在其病重无法表达意愿时代为签署拒绝心肺复苏术(第五条)。

病人若在陷入昏迷或无法清楚表达意愿前未签署意愿书或指定代理人,也可由其最近亲属出具同意书拒绝心肺复苏术(第七条)。一个人如果不愿亲属在最后关头做出违反自己意愿的决定,最好及早预立意愿书或预立代理人,清楚表达意愿。

『心肺复苏术』:指对临终或无生命征象之病人,施予气管内插管、体外心脏按压、急救药物注射、心脏电击、心脏人工调频、人工呼吸或其它救治行为(第三条)。

依照此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只要有上述之意愿书表明拒绝施行心肺复苏术,经过两位医师(其中一位需为专科医师)诊断确定为末期病人,则医师可依法在病人临终时不予施行上述心肺复苏术之各种医疗措施。协助病人安详往生,合乎一般人的要求,也合乎医学伦理及法律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