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育中心>>相关介绍>>图书与电影推荐

荐书 | 《烟雾弥漫你的眼》

作者: 来源: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 更新日期:2019年05月14日

编者按: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奇书”,这本书是协会的一位志愿者强烈推荐我看的,书名叫《烟雾弥漫你的眼》,讲什么呢?讲火葬场,之前看过《入殓师》或者《六尺之下》类似影视剧的朋友可能并不觉着这个题材能有多“奇”,看了你就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了。这本书被称为2015年美国畅销书榜上的黑马,作者是美国网红凯特琳·道蒂,媒体和网友全看完后称其为“上瘾的毒鸡尾酒”、“一路笑个不停的奇书” 。

烟雾弥漫你的眼

           ——我在火葬场学到的生命学

IMG_Pre

作者: 凯特琳·道蒂 / Caitlin Doughty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品方: 大鱼读品

译者: 崔倩倩 

出版年: 2015-10

页数: 256

定价: 35


原作

IMG_Pre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作者: Caitlin Doughty 

And Other Lessons from the Crematory

出版社: W. W. Norton & Company

出版年: 2014-9-15

页数: 254

IMG_Pre

“如果人们要买新房、买新车,他一定会亲自去挑选。但是人们能从我们这里买到什么呢?什么都没用。我们不但收他们的钱,还把他们的挚爱带走,没有人想要这样。”这是在殡葬行业供职多年的克里斯(书中人物)对于自身行业的见解。

《烟雾弥漫你的眼》是作者以其年轻不羁的姿态进入殡葬行业,并在期间开始了对人类死亡的思考和领悟。尽管在多数人眼里死亡是沉重、灰暗的话题,但不得不承认死亡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凯特琳用自身独特的视角与风趣的语言带领读者直接从火葬场的尸体认识死亡,从而正视这个隐藏在生活之中人们却不愿面对的问题。

IMG_Pre

关于作者凯特琳•道蒂,中世纪历史专业出身,毕业论文为《我们的形象:中世纪晚期巫术理论中对恶魔诞生的遏制》, 是持有执照的殡葬人,也是“殡葬人问答”系列网站的创始人和运营者。六年的火葬场工作经历,既源于中世纪历史学专业在失业率高居不下的社会中毫无用武之地,更源自作者从小对恐怖事物的热爱。然而,这种热爱并非与生俱来,作者八岁时曾亲眼目睹一个小女孩在商场里坠落,恐惧伴随她多年,直到后来成为她研究死亡美学的直接动因。

她回忆说,八岁的时候在百货商场目睹过一场坠楼事件,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女孩从高楼坠下,“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那个声音构成了她童年时代的主旋律。她受到不小的打击,甚至有过很多反常举动——比如不断把口水吐到自己的衣服上,以为这样死神就不会把她带走。

这块心病用了好长时间才治愈,但她从此对“死亡”着迷。她渴望了解关于死亡的一切事,历史,宗教,民俗,心理,现实政策等。她认为人们对死亡的态度直接影响着他们对生的态度,而“回避死亡”是绝大多数人、民族选择的态度。书带着鲜明的作者特质,看文字的过程就是跟作者聊天的过程。

搞笑是这本书的看点之一,然而却值得严肃推荐。

-给拜伦刮脸--

(节选)

一个女孩永远都记得她刮过的第一张死人脸。比初吻和失贞更尴尬的,也只有这个了。当你手里攥着一把粉色的塑料刮胡刀,站在一具老头的尸体前时,时间从未过得如此漫长。

在刺眼的荧光灯下,我盯着可怜的、一动不动的拜伦,足足看了十分钟。拜伦是他的名字,至少挂在他大脚趾上的标签是这么写的。我不确定拜伦是“他”(一个人)还是“它”(一具尸体),但是在亲密接触之前,我至少得知道他的名字吧。

我戴上胶皮手套,戳了戳拜伦冰冷、僵硬的双颊,抚过长了好几天的胡茬儿。干这活真没有什么成就感可言。我从小一直以为,殡葬师是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精通尸体处理,根本不用普通人动手。不知道拜伦的家人会不会知道,一个毫无经验的23岁女孩正拿着刮胡刀,准备给他们挚爱的亲人刮脸?

IMG_Pre

……

听他的妻子说,拜伦当了40年会计。看来他是个讲究人,应该会感激我的细心服务。他没能逃脱肺癌的魔掌,临终前连下床上厕所都困难,更别提拿刀刮胡子了。

他的家人离开后,我们就要安排火化。麦克把拜伦推进火化机的血盆大口,然后灵巧地操作起控制台。两个小时后,炉门打开了,拜伦的尸体化成了灰烬,闪烁着红色的火星。

麦克递给我一根金属做的耙子,向我演示如何把遗骸从炉子里耙出来。正当我们把骨灰倒进骨灰盒时,电话响了。天花板上的喇叭传出震耳的铃声,生怕机器运作时大伙儿听不见电话响。

麦克把他的护目镜扔给我,说道:“你把剩下的掏出来,我去接电话。”

我立刻照他说的做,结果发现拜伦的头骨竟然完好无损。我打量了一下四周,确保不会被人看见(不管活人还是死人),才小心翼翼地伸出耙子去够。它离我越来越近,我一伸手,就把它从炉门口捡了出来。头骨还是热的,上面布满了骨灰,摸起来却挺光滑。虽然手上戴着工业用手套,但我仍能感受到平滑的触感。

拜伦用了无生气的眼窝瞪着我,我试图回忆起两个小时前他还没有被火化时的模样。鉴于我俩是理发师和客人的关系,我理应记得他的长相。但是他的面容、他的身体,从我的脑海中消失了。就像诗人丁尼生说的,自然母亲用她的“腥牙血爪”,毁灭了她创造出的每一种生灵。

化成无机粉尘的骸骨是那么脆弱。我刚想仔细瞧瞧侧面,整颗头颅一下子在我手里裂开,灰烬顺着我手指的缝隙滑落。拜伦,这名父亲、丈夫、会计,彻底变成过去式。

“良宵”酒吧传出吵闹的音乐声时,就该睡觉了。我躺在床上,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头盖骨。如果有一天,我作为凯特琳的一切——我的眼睛、嘴唇、头发和身体——全都化成了灰,那我的脑袋会怎样?说不定它也会被一个二十来岁、戴着手套的倒霉孩子弄碎。嗯,就像我干过的那样。

文章参考:

《任何时候思考死亡都不为迟》

《从殡葬业说开:改变你的死亡观》

《关于殡葬业的深度娱乐八卦》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tougao@lwpa.org.cn

编辑校对:张晏玮